當前位置: 首頁> 律師文集> 公司知識
律師文集
文章顯示

本案中如何保護債權人利益

發布時間:2018年5月12日 長沙公司收購律師  
案情:

  某村委會于1992年出資設立一家取暖設備有限公司a,1994年12月,a公司與某外國公司b共同出資成立了一家中外合資有限責任公司c.2002年10月,c公司因不能清償到期債務,被債權人申請破產。法院受理后,發現a、b兩公司對c公司的出資均存在嚴重問題:c公司的注冊資本為500萬元,按照章程規定a公司應向c公司出資300萬元(土地使用權作價150萬元,其它為現金出資),而a公司在c公司成立后不久便抽走了100萬元的現金出資;b公司向c公司出資的200萬元是以機器設備的形式出資的,而這些機器設備由于是二手設備,當時的實際價值只有60萬元。基于此種情況,法院欲以抽逃資金和出資不實為由追究a、b兩公司的責任,但調查后發現a公司已于2000年6月因違法經營被吊銷了營業執照,之后,村委會認為a公司的產品老化、市場萎縮,于是就把a公司的廠房拆掉,在原址上建起了一處水果批發市場,但是對a公司并未進行清算,也未辦理注銷手續。而b公司在c公司成立1年后,也因種種原因不再參與c公司的生產經營。面對這種情況,c公司的債權人主張以村委會為被告,承擔a公司對c公司抽逃資金的責任。

  分析:

  本案涉及的是關聯公司破產案中如何對債權人利益進行保護的問題。在一般的關聯公司破產案中,各國已發展出一系列保護債權人利益的原則,如揭開公司面紗、深石原則(又稱居次法則,指法院若認為將母公司視為一般債權人可能造成不公平時,可裁定母公司的債權應次于其他債權人而受清償)等。而本案所涉及的法律問題則更為復雜,a、b兩家股東存在對c公司抽逃資金和出資不實的問題,因此就應追究其補足資金的責任,但是a公司卻已于c公司破產前解散,抽逃資金的責任則應由誰來承擔呢?就本案而言,如果不能把村委會列為被告,勢必使c公司的債權人利益遭受損失。然而要把村委會列為被告,依據何在?對此類問題,筆者認為應從以下四點來加以把握:

  首先,a公司未經清算而解散,違反了公司法的規定。我國公司法第一百九十二條規定:“公司違反法律、行政法規被依法責令關閉的,應當解散,由有關主管機關組織股東、有關機關及有關專業人員成立清算組,進行清算。”從本條規定來看,清算是一個公司法人主體資格消亡的必經階段,如未經清算則視為公司法人主體資格仍然存在。a公司應承擔向c公司返還100萬元資本的責任,c公司也有權提起這一主張。可見,村委會作為a公司惟一的股東,未經清算就對a公司的財產進行了處分,客觀上侵犯了a公司的法人財產所有權,致使c公司要求a公司返還100萬元資本的權利落空,對此結果村委會在主觀上存在過錯。因此,在c公司破產的情況下,c公司的債權人以村委會為被告,要求其返還100萬元出資,應當認為是正當權利的行使。

  其次,即使a公司的解散經過了清算程序,c公司的債權人仍然可以以村委會為被告提起訴訟。我國公司法第一百九十五條規定:“公司財產能夠清償公司債務的,分別支付清算費用、職工工資和勞動保險費用,繳納所欠稅款,清償公司債務。公司財產按前款規定清償后的剩余財產,有限責任公司按照股東的出資比例分配,股份有限公司按照股東持有的股份比例分配。”同時,該法第一百九十六條規定:“因公司解散而清算,清算組在清理公司財產、編制資產負債表和財產清單后,發現公司財產不足清償債務的,應當立即向人民法院申請宣告破產。”由此可見,如果a公司的解散經過了清算程序,則村委會必定以股東身份獲得了a公司清算后的剩余價值。由于a公司對c公司存在抽逃出資的情況,村委會在a公司解散時獲得的剩余價值中必然包括a公司對c公司100萬元的抽逃出資部分。而這100萬元應當屬于c公司的財產,由村委會獲得顯屬不當得利;在c公司破產的情況下,其債權人可以村委會為被告,主張其返還100萬元作為破產財產。

  再次,抽逃出資的行為侵犯的是公司的法人財產所有權,因這一行為引發的糾紛并非普通的債權債務糾紛。在本案中,c公司基于自身的法人財產所有權,有權要求a公司返還其抽逃的100萬元出資。在a公司因違法經營而解散的情況下,在進行財產清算過程中,應把從c公司抽逃的資金額即100萬元優先返還給c公司,否則應視為a公司未履行或未履行完畢清算義務,由此產生的后果應由清算股東即村委會承擔。但假如a公司在清算過程中,發現其已不能清償所欠債務,則按照公司法第一百九十六條的規定,a公司將被宣告破產。此時,c公司對a公司抽逃的這100萬元出資能否享有破產法上的取回權呢?有學者認為,取回權的標的物應為特定物,若為非特定物,則不能行使取回權。由此看來,假如在本案中a公司也被宣告破產,由于a公司從c公司抽走的100萬元現金出資屬非特定物,c公司只能以a公司債權人的身份參加a公司的破產財產分配,在c公司怠于行使該請求權時,可由c公司的債權人代位行使。如果a公司從c公司抽走的不是現金出資,而是機器設備或交通工具等實物出資,在a公司亦發生破產時,則根據破產法理論,c公司可以對此實物形態的出資行使取回權。

  最后,應明確村委會的責任范圍。就本案而言,在c公司破產時,a公司早已未經清算而解散,致使c公司的債權人無法向a公司主張返還其抽逃的出資,而村委會則是造成這一局面的始作俑者。出于保護c公司的債權人利益的考慮,需要追究村委會的責任。但是村委會對c公司承擔返還財產的責任不同于a公司,因為村委會畢竟不是c公司的股東。村委會因a公司抽逃出資而對c公司的責任范圍僅限于a公司解散時村委會從a公司獲得的財產部分。換言之,如果村委會從a公司獲得的財產大于100萬元,則只承擔100萬元的返還義務,如小于100萬元,也只在其獲得的財產范圍內承擔返還義務。

  綜上所述,筆者認為,本案中村委會可以作為被告的理由,并非基于公司法上的股東抽逃出資的責任,而是因為a公司未經清算程序、未補足對c公司的抽逃出資而解散,從而使村委會獲得了不當利益,故此,c公司的債權人可以村委會不當得利為由提起訴訟。


All Right Reserved 長沙公司收購律師
All Right Reserved [email protected] 版權所有 法律咨詢熱線:13055176617 網站支持: 大律師網
谁知道正规的网上棋牌 我爱南京官方下载 浙江的麻将软件 p2p投资理财平台靠谱吗 世界杯预选赛积分榜 直播亚冠恒大 中国配资服务网 京东股票 牛弘配资 欢乐真人麻将下载安 血战麻将秘籍 安徽快3玩法 浙江快乐12选五开 东方6十1开奖结果今天晚上 排名靠前的股票配资平台 期货配资分仓合法吗 滚雪球理财骗局揭秘